服务流程 | 版权声明关于我们 | 人才招聘 | 合作咨询 | 友情链接

0512-67875033

欢迎拨打我司全国咨询热线

行业新闻

苏州一化工厂排污超标 村民多人患病诉求无门

  日期:2017-04-18 17:48:28 人气:250
举报人提供的污染照片,但鸿程化工厂方面却称这并非他们厂。
村里的井水明显呈黄色,并有一股刺鼻的味道。

   “化工厂常年排放有害的废气、废水,农作物减收,井水没法喝了,村里还有不少人因此患上了癌症。”人们口中的化工厂,位于苏州市相城区黄埭镇新巷村,名为苏州鸿程化工有限公司,已生产经营19年。村民们反映,化工厂的老板就是该村村支书陶建平,多年来,他们深受化工厂的危害,却诉求无门。

  “陶建平是村支书,我们向上级部门反映问题,他总会第一时间知道。这样一来,问题还能解决好吗?一个多月前,在多次举报下,环保部门责令化工厂停产整顿,可没过多久又开工了。难道为了村支书的个人利益,我们只能继续被‘毒害’?”陶建平却称,化工厂不存在污染一说,村民提供的污染照片是从外地拍来的。但苏州市环保部门介绍,鸿程化工厂排放的废水甲苯超标,他们6月份已勒令其停产整改。至于为什么整改后村民们反映污染依旧,还需要进一步调查。

  【探访】   隐蔽的排污

  村民们的举报材料称,鸿程化工厂主要生产甲苯、硫酸、 盐酸、氢氧化钠等有毒物品,它的污水排放后给周围的环境带来很大破坏。从19年前建厂至今,污水一直排放到望虞河中。

  举报人提供的多张照片显示,一企业的围墙外有大片空地,一条小排水沟从空地穿过。空地土层上落有许多白色物质,好似冬天结霜一样,水沟内的水显得发黄。

  前天,记者在村民的指引下找到了鸿程化工厂,厂区四面都是村庄,西面的住户距离该公司最近,只有约百米。此时,鸿程化工厂的牌子已摘除,大门紧锁,院内有工人忙碌的身影。厂区南墙外就是稻田,在厂区西南墙角外,有一条不起眼的小排水沟,里面的水散发出少许刺鼻气味,排水沟连着村民的灌溉渠,灌溉渠的水则直接排入河中。在厂区南墙外的草丛中,记者还找到了一条从厂内延伸出的排水暗道。厂区北面,则有两个排气的烟囱,当地村民称,化工厂不定时排放“毒气”,气体或黑或黄,闻起来让人犯恶心。

  发黄的井水

  “医生也告诉我们不能闻这气味,但没办法啊。”马玉珍说,村民们一直希望化工厂能搬掉,并反映过多次,但没人理睬,村支书陶建平说“他说了算”。“这化工厂没有污水处理设施,废气和废水随意排放。”她称,去年她家5分地的稻田只收到50斤粮食,种蔬菜也是难有收成,“原来我们种的菜自己吃肯定是够的,现在只能买着吃了。”

  “一听到排气声,我那小孙子就躲到房间里不肯出来。”年迈的吕阿夯也挤到人群前面诉苦,她说,化工厂的废气吹到哪里哪里就遭殃,她家7亩半地庄稼全部死光。眼看着地里的收成一年不如一年,只能咬咬牙将地承包给别人种韭菜。“这些韭菜都是卖给外地人的,我们本地人都不敢吃。”一位村民嘟嚷着说。

  村民们说,化工厂不仅污染庄稼和蔬菜,连水源也被污染了。村民们说,村里的自来水是2008年才装的,以前大家吃的都是井水,“那化工厂是陶建平在1992年接手的,已经开了19年,村里地下水早被污染了,喝那发黄的井水能不生病吗?”

  “城里人说农村的环境好,可我们呢?闻毒、吃毒!”一位村民说,他现在都不敢用井水洗脚,别说吃了。“鸭子放河里就能死掉,这污染到什么程度了?要是半月不下雨,河水就发红发臭,异常难闻。”

  村民们说,因为化工厂排污,大家不敢再喝发黄的井水,可一些贫困户却因为没钱装自来水,只能继续喝发黄的井水。

  为了证明村民们反映的情况属实,吕阿夯特地从一户村民家的水井里打了一桶水。记者看到,吕阿夯用的是白色橡胶桶,但水桶里的井水颜色明显发黄。

“得绝症的多了”

  年近六旬的冯玉珍住在鸿程化工厂北面,她称,其丈夫身体一直很好,但去年突然查出肝癌,不到一年便离开了人世。“我怀疑丈夫的死和化工厂释放的废气和排污有直接关系。”

  冯玉珍说,自家的稻田就在化工厂东侧,去年七八月间,其丈夫在稻田内干农活时,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,之后便昏倒在田里。“送去医院就诊后得知,他患上了肝癌,花了十几万医药费,还是没救过来。”

  村民马玉珍的丈夫吕福根也是患肝癌在今年去世的。说起病因,其也指向了化工厂,“要是一刮东南风,住在厂北面的我们基本不敢开门窗,那气味太难闻了。”一些村民称,自从有了化工厂,村民得绝症的比以往多出不少,“光我们能数出来的就有二三十个。”

  多位村民指认,鸿程化工厂的废水从厂区西墙外水沟排放到厂北面的小河,这条小河通向村北的望虞河,这无疑也污染了望虞河水。“望虞河和太湖相通,是受到保护的。”

  还有村民透露,化工厂不仅随意排放废气和污水,而且乱倒废料,“就倒在望虞河边,我们也不知道那废料究竟有没有毒。”

  村民吕大良声称,他为了化工厂的事情,去过苏州市环保局至少七八次,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。“后来,局里都不愿接待我了,我怀疑有人放消息给陶建平,要不然为什么我每次刚到局里上访,厂里马上就知道了呢?”

  【厂方】   村民们是在“瞎说”

  新巷村村委会门口的一块景观石上,刻着“相城区生态村”等醒目的大字。

  对于村民们反映的化工厂污染问题,陶建平称举报的照片是外面拍来的。“我们化工厂的产品是洗头液、洗头膏类的添加剂,不存在多大污染,并且每年都有检测报告。”陶建平称,环保部门查过化工厂很多次,空气质量也检测过,都没有超标。在其提供的材料上,记者看到该报告是苏大卫生与环境技术研究所检测中心出具,检测时间是2010年7月。检测项目:甲苯、氢氧化钠、硫酸。该检测报告显示,氢氧化钠、硫酸、三氧化硫没有超出控制限值,但甲苯一项超标。

  对村民反映化工厂把废料倾倒在望虞河边上一事,陶建平解释,废料本来就没有什么污染。“就是煤渣,煤渣不存在处理问题,窑上烧砖可以用的。并不是村民所说的黄色粉末,而是带点白灰的渣。”陶建平说,新巷村曾获得多个荣誉,如相城区生态村等。“如果化工厂污染的话,怎么会得到这些呢?”

  陶建平称,他知道举报人是村民韩小弟的儿媳、女儿和一个亲戚,但他认为举报人是在瞎说。因村里要打造苏州市农业示范园,韩小弟承包的鱼塘要被填埋,该鱼塘合同其实早于2008年到期,但韩小弟一直不同意让出来,还因此闹到了法院,相城区法院、苏州市中院均判韩小弟败诉。

  陶建平透露,相城区的鱼塘赔偿标准是1800元/亩,韩小弟家鱼塘也只不过72亩,却开口就要200万赔偿。鱼塘承包合同早已到期,而且输了官司,完全可以不赔偿,但从老百姓的利益出发,村里还是决定赔偿其30多万元。“可对方要60多万,他没能达到赔偿目的,所以才来举报我的企业污染。”

  但陶建平也坦言,今年6月,环保部门的确让该厂停产整改,后来是在环保部门验收合格后才恢复生产的。

  对于村民反映每次举报化工厂污染他总会第一时间知道的事情,陶建平解释,这是上访的程序。村里人一到苏州市环保局上访,根据属地管理,苏州市环保局会转到相城区环保部门,然后相城区环保部门再通知到当地镇政府,镇政府再转到村里,由村里把人领回并解决问题。

  “他是村支书,有钱、有权、有势,我们向上级反映的问题,最后还是回到村里处理,这事能解决好吗?”村民们说。

  【环保部门】   废水中甲苯超标

  前天下午,苏州市环保局环境违法行为举报中心主任孟咸敏介绍,今年6月起,该局开始收到鸿程化工厂偷排废水的举报。“执法人员在现场调查多次,都没有看见废水偷排的现象,废水只是从西面的墙角渗漏出去。”

  “废水甲苯超标!”孟咸敏一口否认了陶建平所说的废水没有污染的说法。所以环保部门对化工厂作出了停产的决定,并作出了处罚。记者询问甲苯超标的具体测量数据时,孟咸敏说:“就是这个定性,超标。”他称,村民闻到的刺鼻气味,也来自甲苯。但废气检测有难度,为了抓到排放废气的现行,他多次在凌晨3点赶往该厂调查,却并没有发现村民所说的偷排废气的现象。

  苏州市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蒋勐也承认,村民们反映的污染情况客观存在。蒋勐说,环保部门当时对化工厂提出了几点整治要求:厂内的固体废物转移到有资质的单位进行处理;对于废气,安装吸收装置;废水不得外排,委托到污水处理企业进行处理。“企业按照这些方面也进行了落实。”化工厂在停工10多天,在环保部门对整改措施检查合格并征得村民同意后,才恢复生产。

  但蒋勐坦言,即使加装了处理装置,陶建平的化工厂废气依然不能完全吸收,还是会“无组织排放”。废水依靠外运,在管理上也存在难度。他透露,化工厂的新厂区已经在建设中,原本该厂计划今年年底停产,但环保部门已要求提前到10月份。

  记者问及化工厂废水甲苯超标是否与当地居民患病有关系时,蒋勐称,这个并没有明确的关系和结论。

  【疑问】   整改后为何还有废水排出?

  昨天下午,为了查实鸿程化工厂在勒令整改之后是否依然违规排污,苏州市环境监察支队进行了突击检查。记者跟随执法人员来到现场时发现,鸿程化工厂西侧的地表上仍有水渗出,随着地势流入稻田边的灌溉渠中。

  执法人员现场采集了水体样本,记者看到,装进瓶子的水发黄,并有股异味。执法人员勘察后证实,污水的确是从埋在围墙下的水管中排出。不过环保执法人员表示,废水的具体检测结果要一周以后才能得知。鸿程化工厂上次被要求停产整改后,废气得到控制,废水也组织了外运,当时已符合开工条件,如今该厂是否又重新出现问题,也要等具体检测结果。

  突击检查中,陶建平仍否认化工厂非法排污,他称之前的污水很少,随着雨量的增多才会一起排放出去。至于废气,则根本没有乱排放的情况。不过,在化工厂门口,记者和环保执法人员都听到了“轰隆隆”的排气声,当记者准备过去拍照时,响声又停止了。陶建平说,进入厂内如果闻不到刺鼻的气味,那就说明厂里已安装了废气吸收装置,但蹊跷的是,他却拒绝记者进厂参观。
<友情连结> 金龙彩票投注/ 百姓彩票/ 金龙彩票登陆/